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邓力群逝世 获“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称号

文章来源:新华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2-12 08:40:10

 据新华社北京2月10日晚间报道,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思想理论宣传战线的杰出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2月10日16时5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邓力群(1915-2015)

邓力群简历

1915年生于湖南桂东。

1935年参加革命。

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当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5年担任北平学生联合会执行委员,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区队长、总队部代理组织部部长,中共区委干事。

1935年参加“一二•九”运动。曾任北平学生联合会执行委员,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总队部代理组织部部长。

1937年担任延安中共中央党校教务处秘书、教员,马列学院教育处处长、院总支副书记,马列研究院党委书记,中央政策研究室组长、中央材料室秘书、研究员。

1938年后任延安马列学院教育处处长、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组长。

1945年后担任中共吉北地委宣传部部长,榆树县委副书记,东北财委办公室副主任,辽宁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

1949年作为中央特派员参加了和平解放新疆的活动。新中国成立后,曾先后担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常委、秘书长、宣传部部长,中共中央办公厅第一办公室组长、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室组长,《红旗》杂志常务编委、秘书长、副总编。

1975年后担任国务院政策研究室负责人,国务院财贸小组副组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主任,中央宣传部部长。

1982年在中共十二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在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1987年在中共十三大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1990年后担任中共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三届、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邓力群逝世

生前最后公开报道

2014年8月27日,新疆自治区党委将在乌鲁木齐召开纪念阿合买提江·哈斯木、伊斯哈克伯克·穆努诺夫、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达列力汗·苏古尔巴也夫、罗志五位烈士牺牲65周年座谈会。邓力群致信新疆自治区党委,表示他对阿合买提江·哈斯木等五烈士的深深怀念,对阿合买提江·哈斯木等五烈士的亲属诚挚的问候。

邓力群在信中回忆了五位烈士的功绩,以及自己在新疆的工作,“1949年8月中旬,党中央为了粉碎帝国主义企图把新疆从中国版图上分裂出去的阴谋,派我从莫斯科秘密到达新疆伊宁,以中共中央联络员的身份,联络新疆各方进步力量,推动新疆和平解放。”

曾孤身入疆劝降国民党

1949年彭德怀的一野翻越祁连雪山,直插河西走廊的张掖,进至酒泉,威逼玉门关,直叩新疆大门。关键时刻,中共中央联络员邓力群携带专用通讯器材,取道莫斯科,经新疆伊犁秘密来到迪化,介绍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和党中央、毛主席和平解放新疆的主张,成功说服包尔汉、陶峙岳归顺中央,

包尔汉亲自到机场把邓力群接到了自己的家里。邓力群成为包尔汉、陶峙岳与党中央、毛主席联络的通道,几番电报往来,坚定了他们和平起义的决心。邓力群还与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区领导人、迪化市地下党负责人等方面建立联系,为中央决策提供参考。

 邓力群逝世

1959年,毛泽东在杭州与胡绳等一起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

和毛泽东一起读书的日子

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毛泽东与陈伯达、胡绳、邓力群、田家英等一起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邓力群每天下午作记录,离开杭州前,将已读部分的谈话记录整理成册,加上了一个标题:《读<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社会主义部分)笔记》,交给中央办公厅打印、分送政治局常委。

邓力群说:我有幸聆听毛主席的谈话,数十多年来,魂牵梦绕,一直为整理、编辑、出版毛主席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做工作,没有放下。

我感到,毛主席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和批注,饱含着他独创性的理论成果,主要是政治经济学,同时也涉及哲学、科学社会主义以及历史科学等诸多学科。

我认为,1959年至1960年毛主席先后读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苏联科学院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社会主义部分)》的谈话和批注,是继《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之后,毛主席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规律的又一次重要探索。结合苏联42年的历史和现实,新中国10年的历史和现实,提出了许多重要的问题,发表了一系列超越前人、启迪后人的卓越见解。它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应该结合1959年以后的实践和现实的情况进行检验,看毛主席那时讲的这一套,哪些讲得对,哪些讲错了,哪些站得住,哪些站不住,给我们揭示了哪些问题,提供了哪些见解,可以给我们启示,值得长期思索、考虑,实践、探索。同时,他联系历史和现实,总结经验教训、探索执政规律的方法,也值得我们学习、继承和发扬。来源网络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