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广州副市长:广州一些性服务未确定属卖淫犯罪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2-23 23:26:56

2013年5月30日晚上,澳门治安警在一次反卖淫巡查中,在葡京内带走二十名妓女。

  广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谢晓丹在昨天下组参加了市政协会议的小组讨论。在会上,不少委员向他“诉苦”、“告状”,他都一一做了耐心细致的回答。即便是范松青委员在会上情绪激动地指责官员太多的时候,他也一直保持微笑,还不忘幽默地和他互动几句。

  在间休的时候,谢晓丹爽快地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就当前大家关注的话题进行了回应。

  打黄

  这是常规动作

  力度还会加大

  羊城晚报:我注意到警方最近进行的两次扫黄行动,每次抓获的嫌疑人人数是基本相当的,但中间只隔了几个月,这是否意味着警方的扫黄行动并没有发挥大的威慑力?

  谢晓丹:广州那么大的一个城市,那么多的酒店场所,经常有人搞擦边球,搞一些涉黄的,那我们就要打击。打也是打背后的经营者、打保护伞。我这里有一组数据要通报一下,2013年广州涉黄警情13392起,同比下降6.4%,查处涉黄案件4263宗,同比上升19.8%,查处涉案人员7290人,同比上升39%。总体上呈现警情下降,打击上升的良好态势,有个别地区、部位涉黄警情高企。

  羊城晚报:哪些部位出现了涉黄警情高企?

  谢晓丹:主要是网络隐性涉黄活动日益突出,去年共查处网络招嫖342起,同比上升26.2%。由于网上涉黄活动摆脱了时间和地域的局限,具有隐蔽性强、取证难等特点,而公安机关管控技术手段还比较落后,在网上电子证据提取、固定,网上作战手段运用、法律认定等方面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导致网络涉黄案件的侦破成本高,侦破难度大,打击力度弱。

  羊城晚报:广州接下来的扫黄是否会加大力度?

  谢晓丹:广州的情况其实还是不错的,以前一说去东莞玩大家就会联想,但很少有人会说来广州玩。广州的情况还有点不一样,比如在白云区,有大量外来人口,因为有需求,所以滋生了一些廉价的性服务,有些还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卖淫犯罪,比如打飞机。

  此外,省高院和公安机关对“半套”性服务行为的法律界定问题尚未明确,也对警方的行动造成了困扰。但可以肯定的是,扫黄已经成为广州警方的“常规动作”,我们还将加大力度。

  限速

  一般路段上

  不设测速点

  羊城晚报:市两会上,不少委员都提出广州一些路段限速不合理,你怎么看?

  谢晓丹:说到限速这个问题,警方也只有执法权,对于道路行驶速度是有国家标准的。根据2012年颁布的相关法规,城市快速路最高限速100公里,主干道最高60公里,次干道最高50公里,我们只能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来限速。

  但我的理念是,城市道路主要是“保畅通”。现在都是大数据时代了,城市的什么路段、什么时候容易出交通事故,很容易分析统计出来。我们只需要在那些容易出事故的地点进行测速,其他的一般路段,就很少设测速点。

  当然,对于大家所反映的城市道路限速能否更科学和灵活,我们也在向上报,看能否有些政策给到地方。  2013年4月28日凌晨,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公安分局组织警力依法查处了郴州市四级酒店郴州明桂园酒店桑拿休闲中心,当场抓获涉嫌卖淫嫖娼人员2人。

  广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谢晓丹在昨天下组参加了市政协会议的小组讨论。在会上,不少委员向他“诉苦”、“告状”,他都一一做了耐心细致的回答。即便是范松青委员在会上情绪激动地指责官员太多的时候,他也一直保持微笑,还不忘幽默地和他互动几句。

  在间休的时候,谢晓丹爽快地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就当前大家关注的话题进行了回应。

  打黄

  这是常规动作

  力度还会加大

  羊城晚报:我注意到警方最近进行的两次扫黄行动,每次抓获的嫌疑人人数是基本相当的,但中间只隔了几个月,这是否意味着警方的扫黄行动并没有发挥大的威慑力?

  谢晓丹:广州那么大的一个城市,那么多的酒店场所,经常有人搞擦边球,搞一些涉黄的,那我们就要打击。打也是打背后的经营者、打保护伞。我这里有一组数据要通报一下,2013年广州涉黄警情13392起,同比下降6.4%,查处涉黄案件4263宗,同比上升19.8%,查处涉案人员7290人,同比上升39%。总体上呈现警情下降,打击上升的良好态势,有个别地区、部位涉黄警情高企。

  羊城晚报:哪些部位出现了涉黄警情高企?

  谢晓丹:主要是网络隐性涉黄活动日益突出,去年共查处网络招嫖342起,同比上升26.2%。由于网上涉黄活动摆脱了时间和地域的局限,具有隐蔽性强、取证难等特点,而公安机关管控技术手段还比较落后,在网上电子证据提取、固定,网上作战手段运用、法律认定等方面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导致网络涉黄案件的侦破成本高,侦破难度大,打击力度弱。

  羊城晚报:广州接下来的扫黄是否会加大力度?

  谢晓丹:广州的情况其实还是不错的,以前一说去东莞玩大家就会联想,但很少有人会说来广州玩。广州的情况还有点不一样,比如在白云区,有大量外来人口,因为有需求,所以滋生了一些廉价的性服务,有些还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卖淫犯罪,比如打飞机。

  此外,省高院和公安机关对“半套”性服务行为的法律界定问题尚未明确,也对警方的行动造成了困扰。但可以肯定的是,扫黄已经成为广州警方的“常规动作”,我们还将加大力度。

  限速

  一般路段上

  不设测速点

  羊城晚报:市两会上,不少委员都提出广州一些路段限速不合理,你怎么看?

  谢晓丹:说到限速这个问题,警方也只有执法权,对于道路行驶速度是有国家标准的。根据2012年颁布的相关法规,城市快速路最高限速100公里,主干道最高60公里,次干道最高50公里,我们只能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来限速。

  但我的理念是,城市道路主要是“保畅通”。现在都是大数据时代了,城市的什么路段、什么时候容易出交通事故,很容易分析统计出来。我们只需要在那些容易出事故的地点进行测速,其他的一般路段,就很少设测速点。

  当然,对于大家所反映的城市道路限速能否更科学和灵活,我们也在向上报,看能否有些政策给到地方。

责任编辑:宋妍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