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解密“淫乱”的奥运村

文章来源:新亚视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8-06 16:40:13

 2000年悉尼奥运会,标枪选手Breaux Greer与三个不同的女人发生了性行为:一个水球选手,一个跨栏选手和一名游客。后来Breaux Greer因为膝伤退出了比赛。图为伦敦奥运村的游泳池,选手们闲来休憩。
Hopo Solo说:“我看到人们在奥运村的公开场合**,在草坪上,在两栋建筑之间,人们赤裸着身体,浑身污垢。” 图为伦敦奥运村内,运动员大咧咧的晒太阳
2000年悉尼奥运会,共有10651名运动员参赛,组委会预先准备的7万个避孕套一周内用完,最后只能临时增加了2万个。图为伦敦热卖的各种奥运主题避孕套。
这意味着每个运动员平均每天用掉了一个避孕套。而2012年伦敦奥运会,预先准备的15万个避孕套在赛程未过半的时候就用罄。图文伦敦市长视察奥运村,拿起一包免费避孕套查看。

解密“淫乱”的奥运村

美国游泳名将罗切特直言,在奥运村的70%-75%运动员会发生“一夜情”。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我有固定的女友,而现在,我单身,所以伦敦奥运会将是一段美妙的旅程。图为罗切特泡完夜店带女郎回奥运村。